全部商品分类
图说民国风云人物:江湖卷      
作者:品墨    出版日期:2018年4月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立体全景式展示民国江湖人物风采力作,品读大时代的风范、传奇与情怀
售价33.83 8.5折
定价 ¥39.80
  • 累计销量41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 商品编码:BCYJ00019
  •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10866760
  • 作者:品墨
  • 出版日期:2018年4月
  • 版次:1
  • 装帧:平装
  • 开本:16开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简单描述
本书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讲述民国这个社会大动荡、大分化时期的江湖传奇人物——叱咤风云的青帮大亨、喋血刀锋的冷面杀手、闻名天下的武林宗师、啸聚山林的土匪响马的传奇经历和恩怨情仇。从这些游离于正常经济生活和社会秩序之外的人物身上,去重新发现民国的另一面。将近200幅珍贵的民国老照片,再现了民国时代的韵味和人物风采。
目录
辑一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王亚樵 民国第一杀手
郑毓秀 开风气之先的女中翘楚
郑苹如 《色·戒》原型,一门忠烈
施剑翘 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
陈恭澍 辣手书生,杀手无名
白世维 铁血锄奸,枪毙张敬尧
辑二 一代宗师,侠之大者
孙禄堂 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
李书文 一生不败,寂寞高手
霍元甲 低调武者,津门大侠
杜心五 南北大侠,忠肝义胆
王子平 千斤神力,为国扬威
黄飞鸿 洪拳大师,济世为怀
辑三 十里洋场,流氓大亨
张仁奎 民国教父,最后的大佬
黄金荣 在风光中衰落,在惊惶中离去
杜月笙 长袖善舞,黑白通吃
张啸林 三色大亨,不得善终
顾竹轩 江北大亨,轻财疏义
袁克文 津北帮主,一生风流
辑四 占山为王,啸聚山林
孙美瑶 民国第一悍匪
刘黑七 心狠手辣的鲁南巨匪
驼 龙 亦妓亦匪,红颜薄命
乔日成 雁北巨匪,匪中异类
姚大榜 职业土匪,纵横湘西
黄八妹 太湖女匪,抗日英杰
作者简介
宋犀堃,笔名品墨,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多年致力于社科图书的策划、撰写工作,在历史、心理学、管理学领域有独到的见解,迄今已出版《被误读的中国历史》,《你可能不知道的历史细节》,《历史不忍细看》,《历史的智慧》,《做最好的自己》,《准备赢得一切》,《只需改变一点点》,《赢在认真》等图书多部。
编辑推荐
威震上海滩的青帮三大亨,让蒋介石提心吊胆的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一生比武从未落败的李书文,色?戒原型、刺奸未竟身先死的郑苹如,民国第一悍匪孙美瑶,纵横湘西50年的职业土匪姚大榜……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一段段激荡的传奇。
书摘
辑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他们的行动只在顷刻之间,却常要经过精心细致的策划;他们的目的可能差之千里,手段却如出一辙;他们隐匿于政局风云的背后,却常常有改写历史、左右天下的威力。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充满神秘色彩的名字—刺客。 末代秀才,投身革命 第一眼看到王亚樵的照片:中等个头,脸色黑黄,双颊清癯,戴一副镀着金边的珐琅眼镜……照片中的秀才形象,使人很难相信他就是民国时期蜚声海内外的中国暗杀大王。 事实上,王亚樵真是秀才出身。那么,他是如何从一名秀才化身为杀手的呢? 1889年,农历的正月十五,地处安徽合肥北乡的王小郢村,乡民们正闹着花灯庆元宵。鞭炮声、喝彩声、欢笑声中,农民王荫堂家传来了一阵新生儿啼哭声。王荫堂世代务农,他本人粗读诗文,兼行医术,在乡里小有名望。他喜得长子,乡邻们纷纷前来道贺。王荫堂和其妻梅氏更是喜不自禁,为爱子取名亚樵,字九光。 王亚樵自幼聪颖,7岁时,父母将他送进邻村私塾,并取别号擎宇,对儿子寄予了无限的期望。 王亚樵不负父母的重望,日夜苦读,加之聪慧过人,因而学业优异,颇得私塾先生的赏识。13岁时,父母又将他送到离家30里路的对河张村,继续拜师攻经史,司书法。 1906年,王亚樵参加了清王朝最后一次科举考试,考中了秀才。王荫堂非常高兴,这是他们家族十几代中第一次有人考取功名。不过,王亚樵的求学之路也到此为止了,他在后来的举人考试中名落孙山。 王亚樵怏怏不乐地回到家乡,在本村人开办的教馆任教,招收学生20余人。身着青衫,手执教鞭,不被日晒,不愁饭吃,在种田人眼里是很自在轻闲的生活,他们很羡慕王家出了一位先生。但是,17岁的王亚樵,少年志高,不甘心当足不出户的“孩子王”,他向往轰轰烈烈的生活,他要出去闯世界。 安徽是李鸿章和不少淮军将领的家乡,在王亚樵所居住的磨店乡周围就有不少原来淮军的官兵,所以民风比较尚武。王亚樵从小酷爱武术,还拜了当地一位著名的武师为师,学习了一手好拳脚,枪法也练得不错(当时民间枪支 很多)。 当时正值英、法、俄、德、美、日等国列强侵华,狼狈为奸瓜分中国。目睹了清廷腐败无能,一再割地赔款,中华民族面临前所未有的民族危机;再加上亲眼所见清政府官吏豪强压榨人民,巧取豪夺,王亚樵对腐朽的清廷恨之入骨。每当与合肥、巢县、寿县青年志士在一起谈论国家时政,他无不慷慨陈词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1908年,他与许习庸等组织兴办了“正气学社”,名义上探讨文山公生平事迹,其实是以反清为宗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结识了同盟会的王海卿、柏烈武、常恒芳等后来声名赫赫的人物。 1911年,武昌起义的爆发让王亚樵看到了希望,他在合肥郊区成立了军政分府,积极响应起义。后来,由于受人迫害,王亚樵不得不逃到南京躲避。 来到南京后,王亚樵偶然间看到了中国社会党的传单,被上面的内容所吸引,毅然加入了中国社会党。由于王亚樵善于演讲和交际,有极强的组织能力,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在安徽地区发展了社会党员几万名。 就在王亚樵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袁世凯抓获了中国社会党的创办人之一陈翼龙,并宣布中国社会党为乱党,予以取缔。王亚樵作为其中的骨干力量,自然在抓捕名单之中。无奈之下,王亚樵只好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辗转之中,王亚樵来到了有“冒险家乐园”之称的上海。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十里洋场,初来乍到的王亚樵刚开始生活的十分窘迫,后来只能靠给别人帮佣的姑妈接济。 就在王亚樵最低谷的时候,他通过当年办“正气学社”时结识的同盟会元老柏烈武介绍,见到了当时住在环龙路44号的孙中山。一番深谈之后,王亚樵被孙中山“打倒军阀,扫清清朝余孽,统一中华”的理想所打动,毅然加入了中华革命党,追随在孙中山身边,积极投身到护国讨袁的运动之中。 1915年底,早有称帝之心的袁世凯经过了多方筹备,上演了一出“洪宪帝制”的闹剧。令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袁世凯没想到的是,消息一传出,云南的蔡锷和唐继尧就宣布起义,发动护国战争,讨伐袁世凯。一时间,南方各省纷纷响应。面对这种局势,只当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凯被迫宣布取消帝制,不久就郁郁而终。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的各派首脑开始粉墨登场,整个中国处于一种分裂割据的局面。 到了1917年,北京政府已处于皖系军阀首脑段祺瑞的控制之下。当时孙中山正在呼吁恢复中华民国国会和临时约法,但遭到了段祺瑞的拒绝。 孙中山无奈之下,来到广州,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护法运动。这时,王亚樵劝孙中山对段祺瑞进行暗杀,除掉“再造共和”路上的绊脚石。但是,孙中山却不赞成王亚樵用恐怖手段杀人,否决了这个建议。 护法运动失败后,孙中山不得不远赴日本,王亚樵则留在国内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后来,王亚樵跟随革命党人韩恢到江苏北部一带组织起义。江苏督军李纯得到风声以后,派兵捉拿两人,韩恢被捕后遇难,王亚樵则再次侥幸逃脱,隐居在故乡合肥磨店乡。 王亚樵回到老家以后,又抵制安徽督军张文生,最终张文生被皖系军阀下令撤换。为此张文生对王亚樵恨之入骨,他派出几个杀手去合肥刺杀王亚樵。 好在王亚樵在多年逃亡生涯中养成了极高的警觉性,杀手们刚到他家门口就被他发现,他立刻打倒一人,然后迅速逃走。此时王亚樵在合肥已经待不下去了,只好再次前往上海。 扬威上海,开始暗杀生涯 再度来到上海的王亚樵并没有被此前所遭遇的挫折所打倒,他心中一直装着孙中山所倡导的“共和”理想。但一没人,二没势,在群雄并起的上海滩,王亚樵如何才能打出一片天地呢? 机会终于来了!当时,前任湖南巡抚的皖籍人余诚格在上海组织了“安徽旅沪同乡会”并担任会长,掌管着同乡会的财产。王亚樵为了纪念遇难的韩恢,想在上海创办“复炎小学”,就去找余诚格要资助,结果遭到了余的谩骂。一怒之下,王亚樵邀集了众多皖籍名流,赶走余诚格,强行接管了同乡会,并更名为“安徽旅沪劳工工会”。 当时,有很多的安徽穷苦农民在上海做劳工,他们不仅要遭受资本家的盘剥,还要面对青帮流氓的欺凌,处境非常艰难。王亚樵的“安徽旅沪劳工工会”成立之后,就以为安徽劳工出头撑腰为宗旨。由于王亚樵为人豪侠仗义,在安徽劳工中声望很高,没过多长时间,“安徽旅沪劳工工会”就拥有了十多万名会员,风头一时无两。 刚开始时,王亚樵行事还非常谨慎,与安徽劳工有关的纠纷,他尽量采用谈判、说和的方式。但有一次,一个资本家不但拖欠劳工的工资,还纠集青帮流氓对劳工进行了毒打。王亚樵得知此事后,怒不可遏,当即前往铁匠铺打造了一百把斧头,率领一百名大汉手提百把利斧,冲进资本家的大院中讨要说法,吓得资本家连连道歉,当即赔付工人工资。至此,斧头帮在上海声名鹊起,连青帮大亨黄金荣、杜月笙也要惧让三分。 不过,王亚樵的志向并不是在上海滩做一个流氓大亨,他有自己的政治抱负——跟随孙中山,实现三民主义。 在上海期间,王亚樵一直与柏烈武等革命人士一起,不断进行着反对北洋军阀的活动。他的暗杀生涯,也就从这时开始了。 王亚樵首次暗杀行动的对象是淞沪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良。徐国良效命于曹锟手下大将、苏皖赣巡阅使兼江苏督军齐燮元,手下有7000余名警察,镇压爱国人士不遗余力,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此时正逢浙督卢永祥与苏督齐燮元争上海。卢永祥以何丰林为淞沪护军使,齐燮元以徐国良为上海警察厅长,二人不和,而徐国良兵多。直皖战事有一触即发之机,卢永祥恐怕徐国良出兵杭州,想要先下手为强刺杀徐。他派人前去说服王亚樵说:“讨伐曹、吴,必先击溃苏督齐燮元。击溃苏督齐燮元,必须先杀淞沪警察厅厅长徐国良。” 卢永祥与孙中山有倒直盟约,王亚樵受孙中山委托组织倒直,两人一拍即合。卢亲口答应,如除掉徐国良,划湖州一地给王,枪四百支,并委以“浙江纵队司令”,当场给王亚樵活动经费两万元。王亚樵答应一个月内解决问题。 面对第一个暗杀行动,王亚樵召集得力门徒商量,进行多方面准备。但徐国良也十分机警,平时很少出门,一旦有所行动也是前呼后拥,戒备森严。王亚樵几次派人阻击,没有机会下手。眼看日期已到,王亚樵非常着急。 11月12日,突然有人来报,说徐国良乘车到大世界游乐场对门的温泉浴室,这个地方在法租界内,十分繁华热闹,并且警备不严。王亚樵感到这是一个十分有利的时机,赶紧派得力门徒郑益庵带领一批杀手赶赴大世界游乐场。 郑益庵带人赶到现场令杀手做好准备,伺机行动。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徐国良从浴室内大模大样地走了出来,郑立即发出攻击命令,行动组的人迅速靠近轿车,徐国良刚要登车,突然被一阵乱枪击中,当场毙命。行动组人员四散而去,消失在人流中。 王亚樵的第一次暗杀行动圆满成功,卢永祥也信守承诺,委任王亚樵为浙江别纵队司令,把湖州地区划给他,让他招兵买马,练兵备战。 王亚樵欣喜若狂,立即把总工会丢给几个手下管理,自己带着其他部众到了湖州。后来成为军统特务头子的戴笠,当时正在江山县自任保安乡自卫团团总,被王亚樵招了进来,任命为纵队长。而后来成为“西北王”的胡宗南,以及投奔了冯玉祥的方振武、余亚农等人也加入了别动队,成为纵队长。他们与王亚樵交往甚密,结拜成了把兄弟。 1925年,卢永祥兵败,通电下野,王亚樵部只好作鸟兽散。戴笠、胡宗南等各自回乡后不久,便报考了黄埔军校,王亚樵则返回上海。当时他们谁也没想到,几个拜把兄弟日后却成了不共戴天的生死对头。 与蒋反目,接连出手 1926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份,国民革命军北伐已势如破竹地挺进长江流域,推动着大革命轰轰烈烈向前发展。在这革命洪流中,王亚樵返回故里,任安徽副宣慰使,招集旧部在洪泽湖兴兵,准备进攻合肥、安庆,以援助北伐军,但被安徽军阀陈调元派兵包围,第二年春分路突围到南京。 因王亚樵十几年来主要活动于安徽、上海一带,而且颇有影响,蒋介石原内定王为津浦铁路护路司令。但由于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完全背叛了孙中山的革命事业,目睹蒋介石的这些倒行逆施,王亚樵心中非常不满。 1927年4月18日,在南京政府的“奠都典礼”大会上,王亚樵不顾同仁劝告,大胆发表了反对蒋介石背叛革命的演说,冒言直谏南京政府应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忘总理遗愿,停止屠杀,将北伐进行到底。 蒋介石本想拉拢、重用王亚樵,见王亚樵反对自己,深知此人若不为己所用便是一个大祸害,便想先动手收拾了王亚樵。南京警察厅厅长得到了蒋介石逮捕王亚樵的密令,便命手下七八个警察前去王公馆抓人。但王亚樵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岂是七八个警察能对付得了的。这些警察刚进院,就被王亚樵的手下缴了械,五花大绑关了起来。 从此,王亚樵与蒋介石彻底决裂,势不两立,成为反蒋激进人物,自始至终不与合流,不论何派何系,只要反蒋他就合作。 当时,安徽军阀陈调元投靠蒋介石,被委任安徽省主席,柏烈武的33军驻皖深受其排斥,王亚樵决定暗杀陈调元。 1928年秋,安徽建设厅厅长张秋白在南京梅溪山庄宴请陈调元。王亚樵探悉此事后,派人前往暗杀。刺杀队伍先是乱枪解决了看门的警卫,直接冲入梅溪山庄。可惜的是陈调元临时有事离开,张秋白成了替死鬼。 早年王亚樵与张秋白还有过一段逸事。王亚樵早期参加同盟会,同张秋白有过工作关系,但王亚樵对张的为人极为鄙视,曾警告张秋白要永远同他保持一里路的距离,若是见面,定揍不饶。一天,张秋白外出,遇王亚樵走来,躲避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并挤出一副谄笑同王亚樵打招呼。王亚樵看到他那副嘴脸,破口大骂:“混账东西,竟敢跟我走在一条路上!”举起拐杖便打过去,张秋白一言不发,抱头鼠窜。 陈调元这次虽然死里逃生,但也吓得够呛,事后他请求辞去安徽省主席职务,再也不敢去安徽上任。 不久之后,王亚樵联络王乐平(同盟会会员)、柏烈武、方振武(时任安徽省主席,受蒋排挤)、石友三(江苏驻军首领)一道反蒋,各路兵马达数万人之众。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出击了。然而,一个混入起义军的名叫赵铁桥的年轻人出卖了友人,向国民党特务机关告密。蒋介石闻讯勃然大怒,迅速采取了措施。他首先以开会为名,将方振武骗到南京扣押起来,又派兵围攻起义部队。起义部队仓促应战,被打得落花流水,弃阵而逃。 叛徒赵铁桥由于告密有功,受到蒋介石的褒奖。为了进一步取得蒋介石的宠信,赵铁桥又献策暗杀了起义的主要发起人王乐平。果然,蒋介石对赵铁桥极为赞赏,将其任命为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 赵铁桥出卖友人,升官发财,使王亚樵悲恨交加。他对门徒们说:“中国的事情难办,上有奸雄弄权,下有小人献媚,有人为官不吝人格。赵铁桥不死,我喝酒如饮血,吃饭如吃蛆!” 就在王亚樵蓄谋暗杀赵铁桥的时候,忽有一人找上门来,主动提出出钱请王亚樵杀死赵铁桥。此人是上海轮船招商局董事长李国杰。 李国杰是李鸿章的长孙、民国内阁首任总理张之洞的侄孙女婿。李国杰担任轮船招商局董事长后,不择手段大力损公肥私,中饱私囊。眼下国民政府又派一个赵铁桥出任招商局总办,他遇到了一个捞钱的强劲对手。赵铁桥早年留学海外,见多识广,对开办洋务颇为精通,使李国杰招架不住,财源流进了姓赵的口袋。于是,他找到了王亚樵,请他设法干掉官方委派的赵铁桥,允诺一旦李家收回权柄,招商局最大的轮船“江安”号的用人权和营业收入即归王所有。此事正中王亚樵下怀,他欣然同意。 接着,王亚樵精心策划杀赵计划,他派手下混迹于招商局门前,日夜跟踪赵铁桥的行踪,掌握他的活动规律。 1930年7月24日8时许,一辆雪铁龙轿车驶进招商大院。赵铁桥跨出车门,昂首挺胸,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派头十足地向招商大楼走去。猛然,枪声四起,门前大乱,几位杀手当场击毙赵铁桥后,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赵铁桥死后,李国杰经多方努力,终于在1932年夺回招商局大权,于是兑现前诺,把“江安”轮交与王亚樵。 “江安”号当时的经理叫张延龄,是张啸林的本家侄子,也是杜月笙的门徒。张延龄自恃后台强硬,拒不交船,双方僵持。王亚樵于是派人乘夜将张啸林住宅的后院墙炸了个大窟窿,以示警告。 王亚樵认为,杜、张虽势力雄厚,但妻妾成群、资财连城,断无同人抵死相拼的勇气。事情进展果如王亚樵所料。可是,张延龄仍不肯就范。王亚樵再派门徒数百人,手执利斧,上船逼张延龄交卸。张逃进杜家求助,杜月笙怕招惹王亚樵,说道:“王亚樵亡命之徒,我等皆难当之,何必计较如此?”着其立即交船,张延龄不得已只好从命。 王亚樵收回“江安”轮后,进一步向杜月笙提出平分上海江、海轮买办职位的要求。杜月笙虽心犹不甘,但最后还是让出了部分买办职位。 刺蒋刺宋,铁血锄奸 在拥戴孙中山的王亚樵眼里,蒋介石背叛了大总统,违背了总理的“三民主义”;在侠义思想浓厚的王亚樵眼里,坐拥重兵却不抗日的蒋介石更是民族败类。于是在他的策划下,一系列的刺杀大案频发……原国民党军统骨干沈醉曾经风趣地说:“世人都怕魔鬼,可魔鬼却怕王亚樵。” 1931年,蒋介石与胡汉民因政见不合,矛盾日益激化,蒋介石强迫胡汉民辞去一切政务并将其软禁。此举引起胡汉民部下的强烈不满,他们纷纷反蒋,甚至密谋暗杀蒋介石。这些人中还有孙中山之子孙科,他带着20万元巨款找到了“暗杀大王”王亚樵。 王亚樵本来就组织过暗杀蒋介石的行动,他们的请求对他来说可谓正中下怀。为了能刺杀蒋介石,王亚樵在南京、上海等地都分设了刺杀小组,准备伺机行动。 这年6月,正值酷暑,蒋介石打算飞往庐山消夏,这一消息被王亚樵探得。王亚樵立刻命令手下分成两组,一组埋伏在南京机场,另一组则化装成路人潜往庐山。埋伏在机场的行动小组等候了一天一夜都没见到蒋介石的踪影,原来蒋介石临时改变计划,改乘军舰前往庐山。蒋介石在庐山上设了重重检查关卡,枪械根本无法携带进山。 这时起到关键作用的竟然是江浙的特产金华火腿。一日,王亚樵看妻子在厨房切火腿,顿时生出一个好主意。他命人买了10根火腿,将中间挖空一块,刚好能放下一把手枪,接着用线将肉皮缝好,还裹上了些盐巴。一路上,没有人特别注意到这几根火腿,行动小组顺利将这些枪带到蒋介石在庐山上的住处太乙村附近。 行动小组的人到了目的地后,扒开火腿拿出枪,便将火腿随意地丢弃在了树林里。蒋介石的侍卫巡查时偶然在树丛里看见了这几根火腿,十分诧异。拿起一看更觉新奇,每根火腿中间都被掏空,仔细一闻还有一股机油味。警觉的侍卫马上意识到中间可能是放了手枪,有人携枪上山。他们一方面加强了警备,一方面开始封山搜索。 一日,风和日丽,蒋介石乘坐着滑竿在前呼后拥下出了美庐宫。身着长衫的蒋介石靠在滑竿的竹椅上,正欣赏庐山的绮丽风光,心情大好,殊不知危险就在附近。 蒋介石行进到树林附近时,刺杀小组的成员、化装成路人的陈成乔就在附近。这正是一个刺杀蒋介石的绝好机会,陈成乔来不及联系同伴,从草帽下拿出手枪,扣动扳机就要射击。蒋介石的一个侍卫突然喊了一声“危险”,一把按下蒋介石。子弹呼呼地朝蒋介石飞去,却没有击中他,只从他耳边呼啸而过。陈成乔还想开枪,但蒋介石的侍卫们集中火力向他开了火。陈成乔身中数弹,当场毙命。 在庐山的行动小组听见枪声后,知道大事不妙,便立刻撤离。王亚樵此次的庐山行刺虽未成功,但他仍未放弃刺蒋行动,无奈蒋介石加强了警备,一直没能得手。这时有人建议,要反蒋就要先断蒋介石的财路。一个有力的政权光靠发号施令者还不够,还要有强大的财力支持,蒋介石财政支持者便是时任财政部长的宋子文。 确立宋子文为暗杀目标后,王亚樵便派人潜伏在南京打探宋子文的消息。1931年7月的一个下午,王亚樵突然收到了一份南京来的加急电报,电报称康叔将于今晚乘火车抵沪。电报中的康叔正是宋子文的代号。 王亚樵得到消息后立刻部署了三个暗杀行动小组,一组把守在火车站站台内,一组化装成旅客埋伏在候车室内,还有一组在车站外的路边把守,三组杀手就这样盯紧了宋子文。 王亚樵给每位暗杀组成员都配置了一把手枪、十发子弹和一枚烟幕弹。他的计划是开枪打死宋子文后,立刻释放烟幕弹,掩护大家离开。他自己租了车站附近的一栋三层楼房,以便随时观察车站情况并坐镇指挥。 7月23号,一切都部署好了,计划也安排得相当严密。但就在此时,一个日本人的出现打乱了计划。就在火车到达前的15分钟,站内突然来了很多警察,并开始清理站台上的闲杂人等。原来上海警察局接到通知,与宋子文坐同一辆车来的还有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于是布置了警戒。站台上无法动手了,行动小组立刻向埋伏在候车室的行动小组发出紧急行动信号。 晚上7点整,火车准时到达。普通旅客的人潮涌出火车站后,坐在豪华车厢里的宋子文这才下车。先下来的是他的两个侍卫,紧随在后的是宋子文的机要秘书唐腴胪。唐腴胪是豪门贵公子,又留过洋,穿着也十分体面洋气,一身白色亚麻西装,头戴一顶白色硬壳太阳帽,腋下则夹着黑色的公文包。他一定没有想到这等气派的打扮会令他成为宋子文的替死鬼。宋子文在唐腴胪的身后,也是一身白色西装,头戴白色帽子,紧随宋子文身后的则是背着枪的四名侍卫。 当宋子文一行穿过月台,走至贵宾出口前时,埋伏在车站大楼楼柱后的伏击小组突然跃出,向着这群人开了火,而在前面的唐腴胪来不及反应便身中数枪倒地。机警的宋子文听到枪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扔掉显眼的帽子,拼命往人群里跑。宋子文的侍卫队刚开始还击,早有准备的刺杀小组扔了四颗烟幕弹,便撤离了现场。 王亚樵一直以为击中了宋子文,后来看到宋子文悼念唐腴胪的讣告,才知道行动失败了。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王亚樵把斧头帮改组成了铁血除奸团,专杀日本人和汉奸。1932年,淞沪战争爆发,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奉命亲临上海吴淞口,坐镇指挥。上海第十九路军与日本人展开激烈的交战,王亚樵则凭着自己卓越的组织才能,在几天内便组织了上万人参加的“上海抗日救国决死军”,直接配合十九路军。得知白川义则来沪的消息后,王亚樵便决心除掉这个魁首,给日本以重创。 得知白川义则是在“白云”舰上坐镇指挥后,王亚樵组织了一支水性好的敢死队,每人身捆炸弹,潜入江中,他们的目标是炸毁整个“白云”舰。他们潜到军舰底部,捆上炸药。但无奈炸药的威力太小了,“轰”的一声响后,整个军舰只是轻微地晃动了几下,并未受到重创。 但这一炸,把白川义则吓得赶忙把司令部从军舰上迁到了陆地,但暗杀行动并未就此罢休。 1932年4月,国民政府同意与日本签订《淞沪停战协议》,嚣张的日本人居然要在虹口公园开“淞沪战争胜利祝捷大会”。在中国的领土上开侵略中国的“祝捷大会”,王亚樵自然不能容忍,他发誓一定要杀死白川义则,灭无耻日寇的威风。 “祝捷大会”那天,日本人把整个虹口公园布置得异常繁荣。日本人怕中国人闹事,除了规定中国人不得入内外,更加强了警卫,公园四周岗哨林立。王亚樵早有准备,他命其弟密约朝鲜革命党人安昌浩等人商议计划,装扮成日本侨民,将定时炸弹藏在热水瓶中带进了会场。装着炸弹的热水瓶与其他水瓶一起被放在了主席台上,并未引起日本人的注意。 上午9点整,日本大将白川义则、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等十几名日本政要大员到场,在主席台上就座。但未过多久,随着一声巨响,主席台上顿时血肉横飞。白川义则被炸得血肉模糊,3日后不治身亡。重光葵被炸断了一条腿,其余十几人也死的死、伤的伤。 喜讯传来,大快人心,南京政府官员也深受鼓舞。蒋介石对此事极为关注,觉得王亚樵干了政府官员所不能干的事,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蒋介石急于把王亚樵控制在自己手中,先后派戴笠、胡宗南等人去拉拢、收买王亚樵。王亚樵担心自己曾多次暗杀蒋、宋之事被查明,便断然拒绝了。蒋介石、戴笠认为他不识抬举,非常气愤。不久,王亚樵的几个门徒被捕,供出了他曾策划暗杀蒋、宋未果之事。蒋介石怒不可遏,立即命令戴笠缉拿王亚樵。王亚樵不得不在家人和门徒的掩护下,化装成搬运工,混上了开往香港的货轮,逃离了戴笠的追捕。 刺汪未成,喋血梧州 1935年,王亚樵和部分门徒云集香港,在胡汉民等人的支持下,继续酝酿暗杀蒋介石以及汪精卫等政府首脑人物的计划。王亚樵认为,可以在南京设立一个通讯社,以记者的身份去调查蒋介石等人的行踪。他派得意门徒华克之负责,带领孙凤鸣、张玉华等人前往南京租房,申办“晨光通讯社”。 同年10月,王亚樵得知国民党将于11月1日在南京中央党部礼堂召开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他们认为这是刺杀蒋介石、汪精卫的大好时机。孙凤鸣主动要求承担此次刺杀任务。华克之即让张玉华以“晨光通讯社”的名义去申请六中全会的记者出入证,他自己负责善后工作。11月1日,孙凤鸣以记者身份进入了中央党部大院,只见汪精卫率中央委员们在礼堂大门口合影留念,却不见他要刺杀的主要对象—蒋介石。 原来,中委们开完会走出礼堂,准备合影留念时,蒋介石见记者蜂拥而上,不悦地退回了礼堂。汪精卫曾返回礼堂去催请,蒋介石谎称身体不适,汪精卫只好返回,率中委们合影。 孙凤鸣见蒋介石没有露面,中委们合影后开始走动,就毫不犹豫地举枪射向汪精卫。汪精卫连中三枪倒地,孙凤鸣也被卫士开枪击倒在地,当晚便死在了医院。事发后,蒋介石非常气愤,把戴笠叫去大骂一顿,命他3天内查出线索。戴笠几经周折,终于抓到了张玉华。在特务们的严刑拷打下,张玉华供出了王亚樵、华克之等人,而且说出此次刺杀的对象主要是蒋介石。蒋介石气急败坏,命戴笠速速缉拿王亚樵。 王亚樵初到香港时,胡汉民曾请香港总督关照他,说他是反蒋人士,不是刑事犯。刺汪案件发生后,大批特务涌到了香港。香港情报处立即告知王亚樵,让他谨慎行事。所以特务们在香港多日,也未能找到王亚樵的行踪。戴笠情急之下,亲自带人赴港。没想到,他随身携带的两支手枪没有办理入港携带证,一下飞机就被香港情报处拘禁了3天。 戴笠受此侮辱,羞愤交加,发誓要干掉王亚樵。此时,一个叫陈亦川的特务混到了王亚樵身边,成为他的门徒。陈亦川先是打听到王亚樵妻子的胞弟在香港开了个“茂源绸布庄”,他便常常化了装在绸布庄附近转悠。一天,王亚樵等人去绸布庄阁楼上开会,陈亦川立即报告香港警察局,谎称一伙匪徒在绸布庄聚会,要求协助拘捕。当警察们冲进绸布庄时,王亚樵听到动静,飞身越窗跳到了阁楼外面的房顶上。警察破门而入,将他的亲信余立奎等人逮捕。 戴笠得知后,立即赶到香港,要求以刑事罪引渡余立奎。当时中英双方正在大谈“中英友善”,英国政府便电令香港总督将余立奎引渡,并协助逮捕、引渡王亚樵。 正当王亚樵走投无路之时,李济深来信请王亚樵去广西梧州他的老家暂居。王亚樵心想,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广西是比较安全的。王亚樵打定主意,于1936年2月,带着手下及家眷到达了广西梧州。 余立奎被捕后,他的夫人余婉君常去探监。余婉君年轻貌美,又酷爱跳舞。陈亦川给她送礼、送钱,企图打听王亚樵的去处。余婉君怎么都不肯说。这时,远在南京的戴笠设计了一出“戏”,他让特务混进监狱,与余立奎关在一起,故意造谣说余婉君和王亚樵有染。 余婉君再探监时,余立奎一见她就破口大骂“不要脸”,还给了她一记耳光。余婉君委屈地伏地大哭,躲在暗处的陈亦川立即上前相劝。另一位特务更是装好人:“余先生对你有误会,他听人说,你在外面与王亚樵关系暧昧,所以很生气!”一旁的警官说:“你看,你要是说出王亚樵的地址,抓住他,你丈夫就没事了,你不也就证明了你的清白?” 余婉君知道特务们是想套出她的口供,便连连摇头说不知道王亚樵的地址。陈亦川陪她回家后又一再劝她说:“蒋介石是爱惜人才的,绝不会杀他。抓到他后,开导开导他,日后还会重用他。” 余婉君信以为真,说出了王亚樵在梧州。陈亦川立即和十几个特务带着余婉君去了梧州。 余婉君通过李济深找到了王亚樵。她抱着孩子向王亚樵哭诉:“立奎被判了死刑,我们母子在香港生活不下去了,望您容我们母子住在这里,也好有个依靠。” 王亚樵见状,立即答应,并马上派人给她租了房子。余婉君说,过几天,她打算让佣人张妈去南京看望丈夫。王亚樵毫不怀疑地说:“到时候我写个条子,让她设法转交给立奎。” 1936年10月20日,李济深请王亚樵及其亲信吃晚饭。余婉君找到李家对王亚樵说:“张妈明天就去南京。”夜幕刚刚降临,王亚樵等告辞回家,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要让余婉君带字条,便独自去了余家。不料刚一进门,躲在门后的特务立即往他脸上撒了把石灰,一拥而上,想活捉王亚樵。可王亚樵绝非等闲之辈,他眼睛虽被迷住了,仍与特务顽强搏斗。特务慌忙掏枪射击,王亚樵当场毙命。这个曾经威震上海的“暗杀大王”,就这样死在了军统特务的枪口下。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
温馨提示

关闭
您尚未登录

用户登陆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