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山月不知心里事      
作者:沐儿    出版日期:2018年6月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在那样一个贫穷落后,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地方,她们应该怎样做,才能跟命运、温饱、求学、婚姻进行抗争呢?
售价31.84 8折
定价 ¥39.80
  • 累计销量2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购买了该商品的用户还购买了

  • 商品编码:HZBD00009
  •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51136006
  • 作者:沐儿
  • 出版日期:2018年6月
  • 版次:1
  • 装帧:平装
  • 开本:32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简单描述
在那样一个贫穷落后,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地方,她们应该怎样做,才能跟命运、温饱、求学、婚姻进行抗争呢?
内容简介

在山清水秀,充满灵气的天堂山脚下的宋家湾,有一户有着四姐妹的人家。在那样一个贫穷落后,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地方,她们应该怎样做,才能跟命运、温饱、求学、婚姻进行抗争呢?
里面的女子勤劳、单纯、善良、有爱。她们中有一味付出的,也有忍痛认命的,当然也有觉醒抗争的……
但是在那样的一个年代,那样的一个家庭,那样的一个地方,那样的她们……所能做到的,所能选择的和所能得到的,会是怎样的呢?
书中有民俗风情、有艰辛的现实生活、有女性遭受的歧视、也有她们的成长觉醒以及奋斗!让我们带着好奇和疑问往下看吧,看山村美景,看民俗风情,看各色人生……

目录
第1章: 夏 月



第2章: 送 养



第3章: 男 娃



第4章: 新时代



第5章: 进 城



第6章: 提 亲



第7章: 小路惊魂



第8章: 冷 月



第9章: 绝 望



第10章: 计 划



第11章: 逃 婚



第12章: 新 月



第13章: 愧 疚



第14章: 丧 命



第15章: 米香出嫁



第16章: 饿



第17章: 得 意



第18章:白云生处



第19章:老储家



第20章:绍鸿娶亲



第21章:转校生



第22章:窥视阴影



第23章:中考前夕



第24章:赚学费



第25章:男同学



第26章:明 月



第27章:情 书



第28章:暑 假



第29章:蠢蠢欲动



第30章:各奔东西



第31章:轮 回



第32章:朝 阳



第33章:福兮祸也



第34章:来 信



第35章:心太软



第36章:残 月



第37章:祸不单行



第38章:虐心手术



第39章:日 子



第40章:变 脸



第41章:患得患失



第42章:背 叛



第43章:幻 灭



第44章:要强大



第45章:法庭见



第46章:满 月



作者简介
沐儿,对外汉语硕士,旅居欧洲,喜欢瑜伽和徒步,热爱美食和旅行,脚印遍及三十多个国家。简书、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慈怀读书会专栏作者。不羡慕别人,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倡导简约生活,自由的时间是她最珍贵的奢侈。



个人公众号:沐爱一生(muai-13),已出版畅销书《幸福需要的钱,远比你想象得少》《世间唯有我的达西先生》。



编辑推荐
卖点一:《山月不知心里事》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成长奋斗史,也是一个很有年代感的长故事,有着浓厚的时代特色和地域特征。 卖点二:从书中你不仅能认识和了解到不同时期、不同人们的生活状态,还可以感受到作为人的共同需求和信仰。当然,也会有或平静、或喜悦、或成长、或挣扎、或震撼的感受。 卖点三:作者沐儿,简书、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慈怀读书会专栏作者。她文笔细腻,暖心,对人物、对事件,有自己的独特角度和认知,给你以启迪,也给你以享受。
书摘
《出生,竟是个美丽的错》 据说母亲在生下她之前,还在屋后唯一的一棵枣子树下打枣子。家里有三个女儿,但由于营养不良,都有些面黄肌瘦,这些枣子,她们垂涎已久,可是母亲说,一定要等到枣子长到十成熟才可以摘,不然就太可惜了。于是这三个女娃子,只好每天“望枣兴叹”,巴望着枣子早一点变红。如今,枣子刚刚红了尾巴,母亲估摸着肚子里的娃就在这两天也要出来了,趁自己还能活动,赶紧背个大背篓,提根竹竿,带上三个女儿去打枣子。 这三个女娃子,一个12岁,一个9岁,一个6岁,兴奋的脸蛋上难得地透出红晕。要知道,在这样的山沟沟里,除了野果子,农民们很少能吃到水果。这里,除了稻田、麦田,还有一大片桑叶地,三个女娃子平时除了桑葚,能吃到的,也就是这蜜枣了,所以此刻她们的欢喜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12岁的大女儿也拿了竹竿,帮着母亲打枣,两个妹妹迫不及待地捡了起来。枣子偶尔掉在她们的头上,咯咚咯咚地响,虽然也被打得生疼,但两姐妹一边嘻嘻哈哈哎哟哎哟地叫着,一边摸摸头赶紧继续捡。蜜枣那么脆、那么甜,这点疼算得了什么!她俩一边捡,一边不时地把枣儿在脏兮兮的袖管上擦一擦,一下子就塞进了嘴里,遇到又大又红的,她们就会跳着蹦着送过来给母亲和大姐尝一尝。 但是快乐很快就被恐惧所笼罩,因为母亲突然捂住肚子,只一瞬,密密的汗珠就从她惨白的脸上滚落了下来,她缓缓卸下背篓,忍着痛说:“恐怕是要生了。” 老大和老二赶紧扶起母亲回家,老三恋恋不舍地又捡了几个枣子,也跟着母亲和姐姐往家去。大女儿隐约还记得老三出生时的情境,她把母亲扶到床边,就一溜烟地跑去隔壁,找小奶奶来给母亲接生。 小奶奶端起早就准备好的筛子,筛子里放着纱布、剪子和搓好的棉线。她踮着小脚,来到西头侄儿媳妇的卧房里,好在房间靠北有个窗户,屋子里还不算昏暗。 母亲疼得大喘气,在疼痛的间隙,她担忧地对小奶奶说:“婶啊,如果这个再是个丫头,可怎么是好啊。”小奶奶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女儿就抢先说道:“娘,你就甭操心了,丫头就丫头,我们帮你带。”母亲望了大女儿一眼,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你懂什么啊。”小奶奶也叹了一口气:“他嫂啊,这生丫头还是生男娃,我们女人也没办法啊,都是命。唉!”母亲摸着肚皮,眼神里充满期待:“该是男娃吧——怀这个娃的时候,跟前三个都不一样,天天在肚子里抻胳膊蹬腿的,没个停歇……” 母亲是个苦命的女人,连生了三个丫头之后,三年前倒是怀了一个男娃,可惜六个月的时候流产了。她虽然外表柔弱,性格却很倔强,背着人,她把眼泪都哭干了,丈夫是独苗,如果她不能给他生个儿子,那么这一家就绝了香火。她今年已经39了,在农村,很少有这个年龄还生娃的,而且,计划生育已经开始,好多比她年轻的都去公社的医院放置了节育环,可是,她还是想再最后努力一次。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来了个男娃呢,若还是丫头,那也就只好认命了。 “使劲!再使一把劲!已经看到头了!这头发,浓密得很哦!”小奶奶一边指导,一边准备着剪刀,这把剪刀还带着锈迹,不过已经“消毒”过了——小奶奶把剪刀在煤油灯上烧了烧。母亲的几个孩子,都是她接生的,母亲对她很信任。 “哇”的一声啼哭,孩子落地了。母亲顾不得疼痛,慌不迭地问小奶奶:“男娃还是女娃?”母亲的声音里满是期待,又含着不安。小奶奶没说话,扭过脸抹眼泪,母亲全明白了,两行清泪顺着她的鼻翼流到嘴里,跟盐巴一样咸。 《你得给她找个好人家》 晚上,米会计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了:“她娘,把这个丫头送人算了,养那么多丫头有什么用,还多一张嘴要饭吃。” “你说送人就送人呗。”米燕娘叹了一口气,心酸地说:“家里负担重,这又来个丫头……唉……送人可以,不过你可得给她找个好人家。” “小姑家怎么样?她家生活条件不错,只有一个男孩,如今计划生育紧,她已经去上环了。”米会计说的是他的堂妹、小奶奶的小女儿家。 “她那个男娃金贵得跟宝贝似的,才一岁,还在喂奶呢。我米燕去了,哪有奶喝?不中。” 米会计又提议了几家,可是都被米燕娘否掉了。有的是家里太穷,有的是想要抱养去当童养媳的。 “我九岁来你家当童养媳,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苦。我的丫头,可不要她再给人家当童养媳了。”米燕娘平时都依着丈夫,可是,她若为什么事坚持起来,米会计也拗不过她。 最终,他们决定把米燕送给邻村的姜家。姜家男主人是个老中医,开个小小的中药店,老夫妻俩只有一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现在想要领养个女儿,以后头疼脑热的,有个照应。 姜家来领人的那天,米燕刚刚满月。本来熟睡着的婴儿,被姜家女人抱过去的那一刻,忽然声嘶力竭地哭起来,她像是似乎明白,这是要与娘亲离别。 米燕娘的老泪,止不住地流啊流。她早把所有的旧衣服、包被、尿布之类收拾妥当,放在一条床单里,扎好了,她把那床单打成的包袱递给姜家女人,抱回米燕,又给她喂了几口奶。米燕回到母亲的怀里,吃了几口后,就又安稳地睡了。 姜家女人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委婉地亮出了她的观点:“抱养的娃儿,最怕的就是总想着回她亲娘那儿……我们以后最好不要走动得太勤,免得娃娃以后跟我们不亲……”米燕娘一边抹泪,一边点头表示同意。 姜家女人转身要走的时候,米燕娘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匆匆跑回房间,从箱底找出一个布包,小心翼翼地打开,是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她把项圈塞进姜家女人手里:“这是我娘家陪嫁的,其他再无值钱的东西,你收好了,等我燕儿长大了,给她戴上。” 同为母亲,姜家女人理解米燕娘的心情,她收下银项圈,使劲握了握米燕娘的手:“你放心,我不会亏待这丫头的。”转身走了。 米燕娘怔怔地看着,目光里似是不舍,又似乎空洞无物…… 接下来的日子,米燕娘度日如年,她日思夜想,总觉得听到米燕在哭。米会计安慰她说,姜家女人也是养过孩子的,会把燕儿照顾好的……可当娘的那个心啊,总也放不到肚子里去,奶水涨了,她赶紧挤了。她怕万一米燕回来,没了奶水,挤了的话,奶水不会被涨回去。 她也曾跑到邻村去,想偷偷瞅一眼丫头,可是姜家女人明确说了,不想经常走动。她不好进去,只是在外面走一圈,又悻悻地回来…… 《人怎么较的过命呢》 米会计从队里做完工回来,看到家里人的表情,也就明白了:一定又是个丫头,如果是男孩子,他们早就吆喝开了。他摸出旱烟袋,蹲在打谷场边上,吧嗒吧嗒地吸起旱烟……天色渐渐暗下来,他的轮廓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唯有烟袋窝里点着的烟丝,随着他的吸吮,一明一暗。 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萤火虫开始打着灯笼飞来飞去,稻田里的青蛙也开始呱呱地叫起来,米燕她爹还是蹲在那儿没挪窝,机械地往烟袋窝里安烟丝、点火。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本来他已认命,可是妻子非要坚持再努力一把,这一回怀孕,与以往都不一样,他们夫妻俩都以为会是个男娃,可结果…… 他想不明白菩萨为什么这么对他。不管谁有困难,他都热情帮忙,一个生产队里,这一辈儿里只有他识字,于是就自告奋勇当了会计。他白天跟大家一样做工,晚上还要加班给队里记账,一到过年的时候,全生产队家家户户的对联都是他帮忙写,经常忙到半夜,冻到手指僵硬……可是,上天居然这样惩罚他,让他断子绝孙!他仿佛能听到大家同情地叹息声:唉,米会计一家算是完了,没人继承香火了。 唉,罢了,罢了!!!人怎么的也较不过命啊…… 约摸个把钟头后,他终于站了起来,把烟袋在布鞋底子上磕了磕,冷着脸进了屋。家里没有外人的时候,米会计很少说话,也很少笑。有什么可开心可笑的呢?他爹送他学私塾,他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可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他的光景,在队里算是末流的,他现在最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个小子,以后帮他一起挣公分! 12岁的米英和9岁的米香正在灶台上忙碌着,她们按母亲的吩咐正在做饭。米英已经非常懂事,她给妹妹洗尿布,伺候母亲,黄昏的时候她去生产队领了今天的蔬菜,现在又手忙脚乱地给全家人做饭……好在米香现在也可以帮忙了,她个子矮,够不到灶台,米英就给她搬了个小板凳放在灶台边。 6岁的米军看到父亲阴沉着脸,吓得窝在灶台边不敢说话。米军在这个家里,是最没有地位的:第三个女儿,爹妈不疼,爷爷也不稀罕了。她之所以得了米军这么个男孩子一样的名字,是因为爷爷希望天天唤着男孩的名字,能招个弟弟来……可是事与愿违,虽然米燕她娘接下来的一胎确实怀了个男孩,但是却流产了。六年后存活下来的,还是个丫头……
精彩书评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饥饿和战乱永远与你无关 “米燕最怕的,还是夏天。虽然一年到头,米燕都会有挨饿的感觉,可夏天里最厉害,夏天天长,早晨半缸子稀饭,到了中午,饿得头昏眼花。女生宿舍隔壁的小商店里,早上会有新炸的油条卖,可是,米燕从来没去买过,她的每一分钱,都得留着应急。上中学了,经常要买个参考书、练习册什么的,她可不敢随便花了口袋里的那一块两块钱,宋芝偶尔会买一根,有时候还分给她一点,那油条的味道,真是好吃。米燕在心里想,有一天自己有钱了,要买好多好多油条来吃。 即便那么饿,可是中午吃饭的时光,却是最煎熬的——米燕打二两饭,浅浅的一小平碗,却能从里面挑出十几二十几条虫子来。每次打完饭,大家都先把虫子捡出来扔了,然后开吃。可怜的米燕,从小就超级害怕软体动物,每次大家已经挑拣完呼呼啦啦地吃完了,她还在反复一遍遍地翻,等到她终于打算吃的时候,饭已经凉透了,倒上开水泡一下,有可能又漂起一两条虫子来。 午饭和晚饭,都是这样。每次吃完,米燕都觉得胃里不舒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不吃难道让自己饿死?” 读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现在的人们。 现在的人们,不吃饭要么是挑食,要么是绝食,要么就是减肥……真正的饿的发慌,饿的害怕过夏天,恐怕也只有在那个特定的时代和特定的地方,才能表现的如此鲜活和淋漓尽致吧!那种从身体到灵魂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饥饿和恐惧…… 这种感觉对于现在的你可能很陌生,你可能还会觉得这些离现在的我们很遥远。其实,再远也才不过四五十年;再远,你的爷爷奶奶也都知道,你可以去问、来看。 那是一个时代,历史会有记载、他们会有回忆、你也应该知道……那些饱受饥饿折磨的困苦画面: 一家农民在极度饥饿的困境中苟延残喘,他们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和信心,只是静静地坐着、躺着或半躺着,醒着、睡着或是半睡着;他们已经没有力气挪动一下,哪怕是眨一下眼皮,伸一下手指,动一下嘴角,一切都显得力不从心,几乎是“回光返照”了;他们已经仅仅剩下一张皮和一副骨架,死神,已悄悄地向他们走来了。 其实,这种饥饿和困苦的画面,你应该也不会很陌生。现在,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些山区,还有人们在贫困线上挣扎着;现在,非洲南部和战乱地区,骨瘦如柴的儿童也随处可见…… 唯愿现在挑食、绝食、减肥的你,归来仍是少年,饥饿和战乱永远与你无关。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
温馨提示

关闭
您尚未登录

用户登陆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