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浮生六记      
作者:(清)沈复    出版日期:2018年7月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汪涵推荐,林语堂、俞平伯推崇备至的文学经典,“晚清小红楼梦”,沈复写给芸娘的绝美情书!知名设计师策划装帧,全新白话译本。
售价30.40 8折
定价 ¥38.00
  • 累计销量11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购买了该商品的用户还购买了

  • 商品编码:hzbd10007
  •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47048511
  • 作者:(清)沈复
  • 出版日期:2018年7月
  • 版次:1
  • 装帧:平装
  • 开本:32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简单描述
《浮生六记》是清代文人沈复所作的自传散文,也是写给妻子陈芸的绝美情书。 沈复与陈芸幼时初见倾心,成婚后举案齐眉,他们谈论诗歌,谈论臭腐乳与卤瓜,深夜赏月,在平淡生活中找寻诗意。他们的感情始终如水晶般纯净,屡遭家庭变故,颠沛流离,谁也不曾有半句怨言,只有相互扶持,苦中作乐。 陈芸不幸病故,沈复悲痛万分,写下《浮生六记》,记录自己与陈芸的每一个平凡的瞬间,以托哀思。 书中既有赏花与月的悠然自得,也有贫贱生活的无奈,在饱含对生活的巨大热情之下,是半生流离、阴阳两隔,是以题“浮生六记”,作“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之解。
目录
卷一 闺房记乐



◎ 卷二 闲情记趣



◎ 卷三 坎坷记愁



◎ 卷四 浪游记快



原文



◎ 卷一 闺房记乐



◎ 卷二 闲情记趣



◎ 卷三 坎坷记愁



◎ 卷四 浪游记快



◎ 卷五 中山记历



◎ 卷六 养生记道



作者简介
沈复 (1763年—1832年),字三白,号梅逸,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代杰出的文学家。



十九岁入幕,后辗转于全国各地,亦曾以卖画维持生计。沈复与陈芸感情甚笃,但命运坎坷,嘉庆八年,陈芸去世,沈复前往四川入幕,后情况不明。



译者简介:



一水间,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协会会员。偏爱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唯美,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豪迈。喜欢读书写字,尤其是在半夜灯下潇潇雨时。擅长古典舞,迷恋昆曲。



编辑推荐
名人推崇备至 俞平伯一生挚爱《浮生六记》,称其“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晶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 林语堂视《浮生六记》为知己,称:“读沈复的书每使我感到这安乐的奥妙,远超乎尘俗之压迫与人身之痛苦。” 汪涵:“我们要学会用美的眼光,去发现周遭的一切。” ◎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这是林语堂对沈复妻子陈芸的评价。陈芸聪明伶俐,幼时自学便能背诵《琵琶行》,嫁与沈家后的平凡贫困生活,夫妻二人仍能保持苦中作乐的闲情雅致,陈芸为夫典钗换酒,或女扮男装逛庙会,无不流露出天真又活泼的纯净情操。 ◎“晚清小红楼梦” 《红楼梦》的包罗万象让许多人望而却步,而《浮生六记》则以沈复和陈芸平凡而细致的生活,寥寥数笔即勾勒出清代江南的生活画卷,吟诗、登山、逛庙会……饱尝人间烟火。 ◎散文式译本 译文采用散文笔法,同时仔细分段,加以标题,更适合现代快节奏阅读习惯,随手翻开一页,即可阅读某一独立段落。在保留古典文学韵味的同时,又兼具通俗性,毫无阅读障碍。
书摘
离余家中里许,醋库巷有洞庭君祠,俗呼水仙庙。回廊曲折,小有园亭.每逢神诞,众姓各认一落,密悬一式之玻璃灯,中设宝座,旁列瓶几,插花陈设,以较胜负。日惟演戏,夜则参差高下,插烛于瓶花间,名曰“花照”。花光好影,宝鼎香浮,若龙宫夜宴。司事者或笙箫歌唱,或煮茗清谈,观者如蚁集,檐下皆设栏为限。余为众友邀去插花布置,因得躬逢其盛。 归家向芸艳称之,芸曰:“惜妾非男子,不能往。”余曰:“冠我冠,衣我衣,亦化女为男之法也。”于是易鬓为辫,添扫蛾眉;加余冠,微露两鬃,尚可掩饰;服余衣,长一寸又半;于腰间折而缝之,外加马褂。芸曰:“脚下将奈何?”余曰:“坊间有蝴蝶履,大小由之,购亦极易,且早晚可代撤鞋之用,不亦善乎?”芸欣然。及晚餐后,装束既毕,效男子拱手阔步者良久,忽变卦曰:“妾不去矣,为人识出既不便,堂上闻之又不可。”余怂恿曰:“庙中司事者谁不知我,即识出亦不过付之一笑耳。吾母现在九妹丈家,密去密来,焉得知之。” 芸揽镜自照,狂笑不已。余强挽之,悄然径去,遍游庙中,无识出为女子者。或问何人,以表弟对,拱手而已。最后至一处,有少妇幼女坐于所设宝座后,乃杨姓司事者之眷属也。芸忽趋彼通款曲,身一侧,而不觉一按少妇之肩,旁有婢媪怒而起曰:“何物狂生,不法乃尔!”余试为措词掩饰,芸见势恶,即脱帽翘足示之曰:“我亦女子耳。”相与愕然,转怒为欢,留茶点,唤肩舆送归。 吴江钱师竹病放,吾父信归,命余往吊。芸私谓余曰:“吴江必经太湖,妾欲偕往,一宽眼界。”余曰:“正虑独行踽踽,得卿同行,固妙,但无可托词耳。”芸曰:“托言归宁。君先登舟,妾当继至。”余曰:“若然,归途当泊舟万年桥下,与卿待月乘凉,以续沧浪韵事。”时六月十八日也。 是日早凉,携一仆先至胥江渡口,登舟而待,芸果肩舆至。解维出虎啸桥,渐见风帆沙鸟,水天一色。芸曰:“此即所谓太湖耶?今得见天地之宽,不虚此生矣!想闺中人有终身不能见此者!”闲话未几,风摇岸柳,已抵江城。 余登岸拜奠毕,归视舟中洞然,急询舟子。舟子指曰:“不见长桥柳阴下,观鱼鹰捕鱼者乎?”盖芸已与船家女登岸矣。余至其后,芸犹粉汗盈盈,倚女而出神焉。余拍其肩口:“罗衫汗透矣!”芸回首曰:“恐钱家有人到舟,故暂避之。君何回来之速也?”余笑曰:“欲捕逃耳。”于是相挽登舟,返棹至万年桥下,阳乌犹末落山。舟窗尽落,清风徐来,绒扇罗衫,剖瓜解暑。 少焉霞映桥红,烟笼柳暗,银蟾欲上,渔火满江矣。命仆至船梢与舟子同饮。 船家女名素云,与余有杯酒交,人颇不俗,招之与芸同坐。船头不张灯火,待月快酌,射覆为令。素云双目闪闪,听良久,曰:“觞政侬颇娴习,从未闻有斯令,愿受教。”芸即譬其言而开导之,终茫然。余笑曰:“女先生且罢论,我有一言作譬,即了然矣。”芸曰:“君若何譬之?”余曰:“鹤善舞而不能耕,牛善耕而不能舞,物性然也,先生欲反而教之,无乃劳乎?”素云笑捶余肩曰:“汝骂我耶!”芸出令曰:“只许动口,不许动手。违者罚大觥。”素云量豪,满斟一觥,一吸而尽。余曰:“动手但准摸索,不准捶人。”芸笑挽素云置余怀,曰:“请君摸索畅怀。”余笑曰:“卿非解人,摸索在有意无意间耳,拥而狂探,田舍郎之所为也。” 时四鬃所簪莱莉,为酒气所蒸,杂以粉汗油香,芳馨透鼻,余戏曰:“小人臭味充满船头,令人作恶。”素云不禁握拳连捶曰:“谁教汝狂嗅耶?”芸呼曰:“违令,罚两大觥!”素云曰:“彼又以小人骂我,不应捶耶?”芸曰:“彼之所谓小人,益有故也。请干此,当告汝。”素云乃连尽两觥,芸乃告以沧浪旧居乘凉事。素云曰:“若然,真错怪矣,当再罚。”又干一觥。芸曰:“久闻素娘善歌,可一聆妙音否?”素即以象箸击小碟而歌。芸欣然畅饮,不觉酩酊,乃乘舆先归。余又与素云茶话片刻,步月而回。 时余寄居友人鲁半舫家萧爽楼中,越数日,鲁夫人误有所闻,私告芸曰:“前日闻若婿挟两妓饮于万年桥舟中,子知之否?”芸曰:“有之,其一即我也。”因以偕游始末详告之,鲁大笑,释然而去。
精彩书评
1 无论是说沈复“渣”的,还是说芸娘“傻”的,都把书看狭隘了吧,如果更开阔地看这本书,就不会得出这样简单粗暴的结论了。 2 封面比较有个性,收了。 3 挺喜欢这个封面的,设计感十足啊,内文的排版也挺好的。 4 《浮生六记》大火,我特意收了几家不同版本的,算是各有长处吧,这个版本比较均衡,实体效果很棒。 5 原来上学那会儿的课文《童趣》,是取自《浮生六记》啊,这以前还真不知道,在读的时候越读越熟悉,勾起了好多学生时代的回忆…… 6 简单比较了一下不同版本的《浮生六记》翻译,这一版比较个性,是女性作家翻译的,风格上有一种浅浅的、淡淡的散文味道,感觉还不错。 7 都说《浮生六记》是沈复写给芸娘的绝美情书,的确是这样,但是美得让人哀伤啊。或许这就是《浮生六记》成为经典的原因,如果没有里面的坎坷,恐怕就成了三流小品文了。 8 喜欢书中导读的一句话:“《红楼梦》是以幻映真,《浮生六记》则是以真映幻。”沈复在开头说全书不过是所记实情实事而已,可是整本书下来,无不流露着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以及无力挽回的叹息。 9 送女朋友的,当作生日礼物,她挺满意,还说我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读书了,切,我一直喜欢读书好不好! 10 合上书就找朋友喝酒去了。这是第三遍读《浮生六记》,但我记不清是第几次与朋友喝酒了。这样也好,人生吧,有些事记得住,有些事记不住,要分得清清楚楚。 11 绝美的爱情,清雅的文字,无奈的叹息。 12 喜欢第二卷“闲情记趣”,没有坎坷,没有无奈,有的只是沈复怎样养花种草,写得很精致典雅,而且娓娓道来。 13 芸真的是太善良了啊,听到悲情的戏剧就心情不好,独自回屋坐着,听说换了欢快的剧目就跑出来看,真的让人喜欢。 14 这里有关于爱情的一切,也有关于现实的一切。或许爱情战胜不了现实,就像书中令人叹息的结局,但沈复和陈芸至少拥有至美的爱情,这已经令人羡慕了。 15 文笔清新淡雅,沈复记录下的小事妙然有趣又哀而不伤,这是读《浮生六记》最大的感想。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
温馨提示

关闭
您尚未登录

用户登陆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